Call車易客貨車的電召貨車服務,目標就是要就是要便民,可以在貨找車、車找貨的過程中達成信息對稱,雙方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到對方,不會因有貨沒車,​​而需要等待預訂十造成的麻煩,今後就不用了。而且電召貨車也對資源進行了合理配置,還可以減少空駛率及廢氣的排放,更好地減輕道路交通的壓力。

2011年度貨車電子行業十大評選”獎項設置更為細化和專業:“十大民族品牌”在於表彰企業對於汽車電子行業的厚重影響,“十大競爭力品牌”將會把原本競爭激烈的市場激怒得更加劍拔弩張,“十大潛力品牌”在於鼓勵那些剛剛進入汽車電子行業但已不可忽視的新銳力量,“行業優秀服務提供商”會將“軟件服務”與“汽車行業”融合應用的更加緊密,“行業年度最具影響力人物”言忠信,行篤敬!

貨車大都是平頭重卡,而美洲國家的卡車大多采用長頭設計,安全性能較好。有數據統計,目前美國人均道路面積500平米以上,日本人均200平米左右,而中國人均道路面積是10平米上下。此外,中國的交通狀況遠比美國要復雜,對車輛的靈活性要求更高,從這一點上來說,長頭卡車的視野不好和轉彎半徑過大。且國家法規限制了整車長度,如果車頭部分長出1米就意味著後面車箱少拉幾立方米的貨物。故從技術角度上看,平頭車的車長利用率更高。在美國,規定只對貨廂而不是對車頭進行長度限制,這就直接導致了長頭卡車在我國胎死腹中。因此,為節省裝貨空間,我國卡車企業對車頭進行研發時,都本著短小精悍的標準,最終就形成了平頭卡車獨占天下的格局。

與此同時,進口長頭重卡的天價也是阻礙其在我國市場快速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斯堪尼亞、達夫、納威司達等進口長頭重卡的車價動​​輒都在80萬或100萬元以上,中國一般的消費者很難承受如此昂貴的價格。目前,長頭重卡在中國市場需求量狹窄,主要集中在一些特殊細分區域市場上,如一些大型物流集團及個別特種行業。長頭重卡要想在中國有所發展必須依靠廠家的市場培育,而中國公路管理體制度也需要進行徹底的改進,或許參考美式卡車的監管標準才能讓長頭卡車的春天到來

對防護網,貨車司機也是又愛又恨,裝是一定要裝的,“我們自己也要注意安全,而且公司要求裝”,但是裝上又實在礙事,所以,司機們只好根據實際情況,只拆除礙事的一部分防護​​網。駕駛座後排的防護網不拆,主要是怕有人從後方勒住司機的脖子實施搶劫。

大部分司機覺得安裝防護網十分有必要,“萬一有什麼事,好歹能先擋一擋。”另外一些司機持無所謂態度,出租車公司要求安裝,但是安裝防護網得自己掏錢,“不便宜,好幾百塊呢”,而且因為使用不方便又要拆,所以有的司機覺得完全是浪費錢,不願意裝。

有的司機之所以敢把防護網拆掉,是因為車上有了更為先進的GPS設備,還有對社會治安的放心。 “現在誰那麼傻還搶出租車啊,搶劫可是重罪,搶不了幾個錢還要坐牢,而且每輛車都有GPS,搶了車哪都跑不了!”

HakanKarlsson表示2012不但是一個貨車年,也是一個建築設備年或者客車年,因為在建築設備以及客車等領域,企業已經制定相關的計劃,將會在經銷商結構,零件的本地化,採購和生產,以及在新產品的投入方面投入一定量的資金,來推動業務的成長,所以,對於卡車,客車和建築設備,2012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在建築設備上,沃爾沃排名第一,如果將臨工和沃爾沃的裝載機和挖掘機放在一起,市場份額便達到12%,所以在中國的建築市場,沃爾沃已經成為最主要的建築廠商,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以經銷商網絡建設以及新產品的推出速度,在零部件的本地化生產方面將會有更大的舉措來去做強大。

客車方面,申沃客車在世博會前和世博期間市場的業務非常大,雖然世博後在上海的採購量略微下滑,但申沃仍在中國重型客車領域是排名前列,把與臨工的成功一個雙品牌策略的複製到客車,有申沃和沃爾沃客車雙品牌,沃爾沃中國的客車市場前景會很好,特別在新能源方面有堅實的技術儲備,包括混合動力客車和能電動客車,都是他們大力發展的方面,另外,小型客車和城際客車也會推動企業發展。

近年來,隨著美國本土製造業企業出現“外包”回流的新趨勢,UPS的一些用戶也出現了供應鏈管理上的變化。負責UPS全球業務發展的UPS國際總裁丹尼爾·J·布魯託對此進行了舉例說明。比如通過分析消費者消費行為發生地,UPS會建議生產商將相應的供應商搬得離消費者更近一些。以製鞋企業為例,如果其產品都是同款式的不同尺寸產品,通過分析消費者在哪裡購買他們的商品,UPS就會建議他在全球某兩個地方建立工廠,然後根據產品價值選擇使用海陸空等不同的交通模式為其全球顧客提供服務。而對於服務不同市場的公司來說,需要針對不同的市場對產品進行修改,以適應滿足當地市場需求。比如醫療物流,需要根據不同國家的法律做相應修正,中國、新加坡和澳大利亞、加拿大的法律各不相同,要求也不一樣。 UPS就會建議他們在不同的地區進行生產,只要在最後組裝的環節盡量貼近最後的消費者就可以了,因為這樣會減少油價對貨車運輸成本的影響。